设为首页   加入收藏
 
 
用户名:  
密    码:
当前位置: 本站首页>>最新公告>>正文

与你共读一本书|与自然结伴为友,走进大自然
2021-08-23 08:56  

红鸫飞上枝头引吭高歌,紫丁香倚在墙上,随风摇曳。

黄鹂依然在榆树中盘旋,

是鸟,还是花,还是云,还是万物的轮回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《自然之友•回家的牛》

《自然之友》

(索书号:I561.65/77) [英]梅布尔•奥斯古德•赖特著  

草地外面,密密麻麻的枫树沿河生长, 冬天雾蒙蒙的灰色调在枫树的顶部消失,枫树顶被染成了红色。柳树呈现一片黄色,柳叶映满眼帘,白桦树显得严峻冷酷,只展开了它的穗,从树木、灌木和野蔷薇的生长状态就知道这是一月……

小阳春到春分这段时间,辽阔的天空之下美不胜收。昂宿星座的姐妹们用丝绸舞引领着银河系,毕宿五领头的金牛座跟随着猎户座,猎户座作为守夜人,带着他的腰带和棍子,穿着参宿四作为肩章。猎户座之下,大犬星座向后小跑着,拿着灯笼,把小天狼星夹在下颚处,跑向东方的双子座,双子座是一对行走在银河中的微笑的双胞胎。在北方的天空中,有尾巴的大熊星座直指北极星,西南面牧夫星座领着它的猎犬亚狄里安和查拉,驾驭着巨大的星群,用它的长矛北冕星座去触摸酒神巴克斯献给阿里阿德涅的王冠……

走进三月的夜晚,狂风粗野地拍打着百叶窗。花园里有小块雪地,南边的篱笆下面有雪堆。金银花的叶子依然沙沙作响,似乎在讲述着它们在冬天幸免于从橡树和山毛榉身上落下的冰雹。柔嫩的花蕾初生,它们排除万难,奋力生长。枯萎的树叶簌簌落下,好似死亡的桎梏在永生之前坠落那样……

四月初,两只知更鸟来到广场西边,打算在还没长出叶子的藤蔓上筑巢。这里早晨大雪纷飞,夜晚电闪雷鸣。来回往复,鸟儿们很受挫。但是,过了几天,它们又回到了筑巢的地方,最终搭建好了新的巢穴。一对鸟儿在小路上选择了它们中意的树枝,找了些长青枝筑巢。三个鸟巢都在显眼的地方,我每天都能看到鸟儿们来来回回,飞来飞去。雄鸟和雌鸟轮流孵蛋,并照顾着雏鸟。有一天晚上,我提着灯笼去观察这些鸟巢,我发现只有雌鸟在巢里,四周没有什么异样,却不见雄鸟的踪影。走近才发现,雄鸟停靠另一棵树上。这有点不寻常,通常其他鸟,如画眉和猫鹊,雄性的鸟会待在鸟巢边,或待在离鸟巢很近的地方……

花园里,凌厉的冷风从北方吹来,那里还是冰天雪地,云朵低垂。五月的一天,一只猫鹊在凉亭里婉转鸣叫。一条很久很久以前就有的乡间小道,道路分岔很多,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走出一条新的小道。草地上开满了蒲公英,金黄黄的,就像大自然的一张邮票;白色的水仙花也伸展着婀娜的腰肢,紧贴着草地,微风吹过,随风摇曳。金银花的叶子还泛着黄,灌木丛还光秃秃的,只有连翘刚刚冒出新芽……

六月的夜,月光明亮皎洁,洒满一地。我在花园里散步,刚好走到了一棵松树旁,突然一阵骚动打破了夜晚的宁静,好像是什么鸟儿飞到树枝上。无奈光线暗淡,看不清它的踪迹。经过多次观察,我发现聚焦在这里的鸟儿都是雄性,它们从日落后便齐聚在此,长达一个多小时,它的伴侣守卫巢穴时,它们便在这里安睡……

阳光明媚的七月,一只幼小的燕八哥出现在了藤架的上方,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群蜂鸟和蝴蝶。他不是停靠在藤架上,而是果断坐在了上面,大概是想饱餐一顿,唯一听得见的是它的阵阵喘息声。它的下方,我发现了一个麻雀窝,窝里的鸟蛋似乎不是麻雀蛋。麻雀似乎很喜欢外来的幼鸟,从不排斥它们,反而细心照顾,正在踮起脚尖喂食。另一边,它们自己的雏鸟却又饥又渴地哭叫着。小燕八哥成为了麻雀中的一员,不过这是一件危险的事情,因为它会逐渐失去燕八哥的本能,类似的悲剧屡见不鲜……

八月,橙黄色的花朵铺满了大地。叶子满布的坚韧花茎上,黄色兰花竞相开放,流苏般的花须簇簇依偎,瑰丽的景致和鲜亮的色彩吸引了前来传粉的蜜蜂们,也吸引着女孩们来到这大海的花园探寻,她们为清新的空气着迷,为璀璨的阳光狂欢。山核桃树的树荫下,干燥的小山处,你会发现叶子与橡树叶子一样的假毛地黄,它仿佛是一位羞涩的隐者,绽放着带有异国情调的花朵,同花园里的吊钟柳和柔美的大岩桐相类似。八月,木槿花争奇斗艳,它的粉色花朵漫山遍野,深入沟渠,沿着小道,之字形一路穿越草地,微微红光洒遍了沼泽。太阳花戴着沉重的金色花冠,疲惫而艰难的生长着。小路两旁的沟渠中,桤叶树丛开着火红色的花朵,白色的铁线莲穿插其间。四处蔓延的海石竹色彩与锦葵相同,娇弱的假毛地黄更是如此……

九月的狂风点燃了秋天的火焰,红色、黄色和紫色的花朵抓住最后的时光竞相盛放。短小坚硬的秋草染上黄色的色调,在割去了牧草的沼泽中更接近于棕色,秋麒麟草取代了野玫瑰、兰花和锦葵的位置。一枝枝矮百合以及各种各样的紫苑菊使田野和小路溢满了紫色,在那里有着深红色茎叶、果实累累的果柄莓和光滑似釉的漆树叶子正在互相竞争。弗吉尼亚爬山虎用猩红包裹了最高的树木。四下里,仿佛毫不吝惜地燃烧着沼泽和小路的美丽一般,鲜红似火的野玫瑰沿着棕色的牧草蔓延。枫树和漆树,黄樟和橡树逐渐熄灭,余下如烟灰般色调的铁线莲,暗黄色的火焰吞噬着凤尾草和野草……

十月,坐在这里,你可以看到树叶随着轻柔的微风翩翩起舞,如同水的涟漪轻轻划过。闭上双眼,你可以聆听到树叶的飘零,落入缓缓荡漾的微波之中的声音。春天,岩石上长满了秋葵,黑色的桦树用花粉给它们镀上一层金色……

蜿蜒曲折的小路通往山顶。十一月,最后一头牛走过,酒吧也不再开放,牧场年复一年流传着同样的故事。一群乌鸦刚从牧场里飞了出来。远处的一块地,边缘清楚,成堆的玉米秆看起来像是印度某个村庄的帐篷。田鼠进进出出,发出沙沙沙的声音,乌鸦则时刻保持着警惕。在农舍空旷处的边缘,一群乌鸦在那里栖息,它们红色的冠和灰白色的羽毛使它们看上去充满活力。用石头堆砌的烟囱里飘出的烟似乎发出诚挚的邀请,窗内伸出的天竺葵发出亲切的问候,有人家把花儿转向自家玻璃,好像试图数清有多少个行人走过。沙哑的棕色牧羊犬吠叫听起来像是高兴的人儿,它以最谦卑的态度弯曲着背部,摇摆着尾巴,仿佛在说,“我要为我的生活欢叫,但你知道,我是真的很高兴见到你。”……

灰色的冬天,你没有鲜花也没有歌唱吗?也许是这样,但这里有音乐和色彩,因为冬天的音调和其他季节一样很鲜明。如果你像在春天、夏天或秋天里那样每天去找寻,你会不断地发现一种新的美,一种新的惊喜。在十一月下旬和三月初之间,你可能会看见超过三十种鸟,虽然不是在同一天或者在同一个月,但它们是按照食物和气候的变化依次出现。

摘自梅布尔•奥斯古德•赖特——《自然之友》

关闭窗口

   
  新书通报 更多>>
123
· 2021-2批次
· 2021-1批次
· 2020-10批次
· 2020-9批次
· 2020-8批次
· 2020-7批次
  图书信息 更多>>
· 与你共读一本...
· 党史学习教育...
· 党史学习教育...
· 党史学习教育...
· 党史学习教育...
· 歌德1月新书推荐
  网站导航
招生就业处 | 科研处
党院办、宣传部 | 工会
国家图书馆 | 当当网
起点中文网 | 陕西高校图工委
 
 

陕西青年职业学院  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含光北路155号
电话:029-88408331  邮编:710068   邮箱:sqypaper@163.com
ICP备案号:陕ICP备 05001405号